中国心理咨询领航机构
分享到:

心理咨询

新浪微博

心理咨询 当前地址:首页 > 知识园地 > 心理咨询 > 正文

纽特咨询师专栏|让情绪自在流动起来

发布时间:2018-05-02     浏览次数:

情绪只是流经我们的流动的能量,而我们却习惯于评判分别,赋予它意义——这个好那个坏,这个是积极的我要的,那个是消极的我不要的。快乐走了就痛苦,烦恼来了,要赶它走……
 
类似于此的反复对抗、纠结,然后停留固守其中直到自己被情绪控制,还以为“我”就是那个快乐和幸福,怨恨和烦忧,这种本末倒置的失真,是很多烦恼痛苦的源头。
 
1.
 
我们的评判分别心来自于哪儿呢?来自于保障自我存在感、安全感和价值感的欲求,原生家庭父母认知的影响,成长过程中各种知识观念的积累。这些常常成为我们一叶障目,处理家庭关系中的障碍。
 
从小父母会告诉我们:男孩子要坚强独立,乐观无畏,女孩子要温顺乖巧,积极无忧,只有这样的表现和情绪是被允许和接纳的,烦恼、郁闷、沮丧等等都是不允许存在的不良的感受。
 
比如,有的孩子被妈妈骂了正难过得要哭,家里来了客人却被父母要求:“别苦着个脸,这是待客人的样子吗?笑脸迎人才能让别人到咱家感到受欢迎!”于是听话的孩子赶紧憋住委屈难过的感受,顺从的假笑了起来,因为害怕再挨打,害怕不被父母认可;
 
不听话的孩子呢,被打皮实了,叛逆了,不愿意压抑自己情绪,不配合父母要求的做法就被父母评判并冠予各种标签,父母满脸堆笑对客人解释:“您看看这孩子,真是不懂事,倔得很,您请见谅啊!”
 
如此多了,孩子也就认同了这种标签的赋予。孩子的不同人格面具就这样形成了,压抑的情绪就逐渐集结成一个个心理情结,在未来的成长过程中和成年后伺机释放或发泄。心理痛点和心理情结越多的人,越敏感情绪化,容易被外界信息引爆各种情绪反应。
 
2.
 
举个案例来说:某日老公生日,小蕙给他买了件品质较好的衣服,回家后即被老公指责乱消费,小蕙感到很愤怒委屈:我自己都舍不得买好衣服,给你买了还被骂,真是没良心!
 
起初她忍耐着老公的数落没吭气,但当老公一再说让她给退回去的时候,她呼吸越来越急促,愤怒委屈的情绪忍不住要爆发了。可是她很快觉察到身体的反应,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这样冲动了,几年来,经常与老公这样情绪对立对抗的关系模式已经让她不胜其累了,她还要继续这样的方式吗?当然不!
 
小蕙独自进了卧室,平复了一下情绪的波动,暗想:上次在咨询过程中老师教的觉察情绪的方法是什么?对了,是观察、感受、对应、反应。
 
我观察到什么?老公生日我买衣服给他,他不接受。
 
我的感受是什么?买衣服给老公是想表达爱心,希望他接受,好象还有期待他感激的成分。他不接受,我就感觉这份爱心被拒绝,不被认可了,期待也落空了,所以生出愤怒委屈,我不喜欢这种情绪,就想把它扔给老公。
 
我该怎样对应?是不是我单向合理化的认为老公需要一件像样的衣服了而他认为不需要呢?是不是我这种表达爱的方式不是老公需要的呢?老公的反应是不是只是在表明他对此事,对消费的态度而已,或许他认为实惠的东西更实用,而不是在否定我的爱心付出呢?刚刚我一方面是在以自我角度评判老公的反应,另一方面是感觉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认可,没有得到预期的回应就有了愤怒委屈的情绪,而且根本不接纳它。这都只是在自我的认知和感受里转,根本没有关注到老公的想法和需求,也没有去了解、沟通和求证,我们平时的争执不都是因之而起的吗?
 
3.
 
小蕙继续静心聚焦觉察着自己内心起伏不定的愤怒委屈的情绪,深入了解它的来源:我为什么总是被老公的指责激起无名火和委屈呢?难道只是因为这些外在的事件,彼此的态度不一致,缺少沟通或者沟通的方式不对吗?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我的态度,老公的态度,彼此不主动去沟通而是情绪对抗的方式怎么来的?
 
记得他说过他母亲从小就教导他勤俭节约,不求奢华,父亲是一家之主,母亲总是顺从、依从父亲的意愿,对父亲的要求是忍耐谦让的。而我们家是母亲操办一切,父亲没有话语权的,我们倘有违逆母亲的就会被责骂。
 
心理老师说过,新生家庭关系往往是原生家庭关系模式的复制和延续,我们会依照父母的模板,以自我习惯满足或缺失的需求来要求塑造对方,一旦在亲密关系中遇到对方不能满足自己需求,触碰自己的心理痛点就会把过去的情感记忆激活,而把对方投射为曾经带给我们愤怒委屈等痛苦感受的父母。
 
那我是不是把老公投射为责骂我的母亲才角色错位退行到儿童态里陷入愤怒委屈中,而丢弃了妻子的角色顾不上了解他的需求了呢?这个愤怒委屈的情绪如果只是我过去积聚压抑的未被母亲认可满足的痛点引起的,那当下要让老公对我这个情绪负责是不是就不公平呢?它既然是过去的垃圾,我就自己接纳清理好了!
 
如此一来,小蕙感觉到自己刚刚紧绷着的身体仿佛轻松多了,呼吸变得平稳了,心里打结的情绪因着觉察的深入和自我接纳开始松动了,她接着想:这些年,老公习惯节俭,是认同了他母亲的生活态度,这让我们家生活虽不富足但总有足够的保障,也体现了一个男人的责任感,如果说老公不接受我的礼物只是为了节俭,我又何须强求他改变生活态度?他喜欢作主,想要我象他母亲一样顺从,不喜欢什么都听我的安排,是在仿同他父母关系模式,这也没什么不好啊!省得我事事操心,可以退隐其后做个被老公照顾呵护的小女人,何必总象我那操劳一生满身病痛的母亲吃苦受罪不讨好呢?我时时为老公着想安排一切,他又哪来的价值感呢?我还为他做点什么就预期回报,这不正是母亲常抱怨父亲不知好歹的方式吗?我可不想再重复父母的关系模式了!
 
咦,奇怪,经过这样一梳理觉察,这个愤怒委屈的情绪竟然不知不觉疏通开了,淡然无踪了,原来它都只是自我心念的纠结缠绕,与他人无关啊!好了,我得主动跟老公去沟通一下。小蕙带着情绪释放后全身心的松快之感走出了房门……
 
4.
 
从上案例,我们可以清晰的了解到在家庭夫妻关系处理中引发的情绪产生的源头,流动的过程和自然释放转化的结果。当小蕙放下对老公的评判,对自我情绪的评判和不接纳,固化的意念转向了,角色和关系归位了,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发生了改变。
 
事实上,生活中许多烦恼产生,只是源于我们的分别心。当我们只是观察觉察情绪自然流动的过程,去感受它自然的能量,做出与之相对应的反应,过而不留,自然就可自在安详的活在当下。
 
 
杨巧,纽特人,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有着深入长时的个人体验,
个体心理与团体咨询实践积累深厚。
喜欢文学和心理剖析方面的写作,
作品多见于网络平台与纸质传媒。

相关热词搜索:咨询师 自在 情绪

上一篇:中学生总是为这些烦恼所困扰
下一篇:纽特咨询师专栏 | 去人性化的妈妈